当前位置:首页>政务公开>科技信息>科技动态
创新之花开遍太湖南岸 ——科技成果在湖落地追踪记
日期:2017-06-16 文章来源:本网 字号:[ ]

  创新是辽阔大海上的一叶方舟,崭新的风帆扬起一片新的希望;创新是绿茵草地里的一朵鲜花,嫣红的花蕾绽放一抹新的色彩;创新是苍苍蓝天中的一轮红日,灿烂的光辉闪耀一道新的永恒。如何打通束缚创新的堵点?近年来,湖州把政产学研合作大会作为深化科技体制改革、促进科技与经济结合的举措之一,逐渐形成了政产学研合作的“湖州样本”。湖州产学研合作的品牌效益逐步显现,有效推进了科技成果在湖州的转移转化。

  如果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的产学研合作“德清模式”,我市的政产学研合作已悄然走过了30多个年头,而湖州中科院政产学研合作大会也已连续举办了7届。在此期间,政产学研合作由单向需求到双向交流、由政府主推到市场化运作、由单一合作渠道到多领域发展,成为了有效推动我市科技成果转化的新引擎。
  高等学校、科研机构的科技成果如何汇入湖州经济发展的“蓝海”?成功签约的科技成果产业化情况如何?本刊通过追踪湖州政产学研合作项目的实施轨迹,多角度展现我市企业在探索科技与经济结合时所作的尝试和努力。
  富升炭业:首次参与 一拍即合
  随着时光流转,让我们回到2016年的7月26日,湖州市第七届政产学研合作大会暨首届军民融合促进大会在太湖南岸盛大召开,为企业与科研团队搭建对接平台。项目路演、交流对接、成功签约……整个会场都洋溢着热情而欢快的气氛。
  在这中间,湖州富升炭业有限公司作为首次参与的企业,显得格外显眼。富升炭业是一个专业从事生物质成型制炭、生物质气化锅炉、垃圾气化燃料工艺技术开发的企业。由于传统的机制炭行业生产呈现杂、乱、脏、小且高污染的特点,烘干制棒技术不过关,无法实现正常连续产业化生产。土窑烧炭工艺落后、棒密度不够,炭化过程中膨胀松散、产量低、出不了好产品,卖不了好价钱。让富升炭业在发展过程中遭遇“滑铁卢”。如何让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没有研发,没有创新,企业就不会进步。”公司创始人李观德朴实的话语流露出富升炭业锐意改革的企业品性。但单靠自己的老技术工人改进传统工艺难以解决众多技术难点,产学研合作大会为企业带来了契机。在这个平台上,富升炭业与湖州环清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一见钟情。环清环保是专业从事生物质成型燃料、生物质气化炉、垃圾气化燃料工艺技术研发的企业,了解到了企业的需求,双方顺利达成了合作意向,农业废弃物资源化处理项目就此诞生。
  项目总投入280万元,通过农业废弃物、林业废弃物和生活垃圾——“三废资源”的循环利用和其技术的开发研究,使得机制炭生产更加绿色环保,有利于全面推动园区循环化改造。
  通过实施该项目,富升炭业研发出了的炭隧道窑,这是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碳化窑,实现了制炭技术用程序语言写入PLC编码控制器,控制隧道窑自动操作,全过程完全采用人工智能化控制,比传统烧炭模式节省人工98%以上。机制炭隧道窑是一条长的直线形隧道,其两侧及顶部有固定的墙壁及拱顶,底部铺设的轨道上运行着窑车。控制器会将窑车推送到不同温度的窑道并隔断密封再进行碳化、热解,每段窑在不同时段温度都不同,封闭环境中的温度调节全程由控制器按设定的程序自动完成。原料粉碎后历经蒸馏、烘干、制棒、炭化、净化分离等流程,可产出香脑油、成品机制炭、木焦油等多重产品,实现燃气发电、民生用电等多用途功能。以香脑油为例,通过富升炭业研发的香脑油提取设备,每生产一吨炭可以提取36公斤的香脑油,利润十分可观。李观德形象地用“火车车头造得好,才能连接起各节车厢”来形容炭隧道窑与各种产品与之间的关系。
  传统烧炭与技师水平紧密关联,师傅经验技巧深浅不一,导致产品成功率不可控制,炭质量参差不齐。但炭隧道窑每段的温度从低到高,窑车停留的时间长短都是量化可控,所以炭得率比古老制炭技术提高10%以上。
  目前,这条流水线上的产品80%均用来出口,积极抢占国际市场。”李观德介绍。彻底致力于生物质能的开发及“三废”资源的循环利用,过去那个依靠传统人工经验制炭的“卖炭翁”正逐步依靠科技创新的力量,实现着企业的愿景,护卫着湖州的绿水青山。
  太平微特:多次合作 推心置腹
  科技成果的转化不能只凭科技成果的出让方与合作方在政产学研合作大会现场的一面之缘,企业在合作前要充分把握技术需求,签约后双方更需要深度合作。
  湖州太平微特电机有限公司是一家国家高新技术及拥有自营进出口资质的军民融合企业,主要致力于工业自动化领域及航空航天高端微特电机的研发、生产和服务,产品广泛应用于电梯门机、轨道交通、医疗卫生、三坐标测量仪及导弹控制、发动机控制等军民品领域。
  目前以“微、特、专、新”为特色,具有自行设计、自主研发等能力的太平微特,早前只是一家依靠为大企业加工生产电机而存在的企业。企业缘何能改头换面?创新是出路,合作是关键。
  在太平微特,电梯门机专用电动机是企业的“当家花旦”,其产量在全球市场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回忆起上世纪90年代末的研发过程,企业办公室主任徐富忠告诉笔者:“当时涉足这个领域的时候,国内同样的生产企业几乎没有,主要来源是从国外进口。”国内市场的空白就是商机。公司立刻联系国内相关院校的专家进行攻关,并获得了成功。
  尝到产学研合作的甜头后,公司以高新技术企业研发中心为平台,以设计中心为企业先锋,创新“产、学、研”合作模式,与浙江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东南大学、上海大学、西安交通大学等知名高校进行“产、学、研”合作,创建博士生实践基地,还引进了沈阳理工大学、北京中关村等地的行业领军人、高技术人才来合作。通过南太湖精英计划等人才引进项目,引进国际人才,长期聘请多名国内外著名专家、教授、博士作为公司长期的技术顾问。同时,公司还先后与中国航天401所、南方航空工业公司、中航集团庆安电气公司、航天晟光集团、空军驻上海地区军事代表局、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上海大学等单位合作,并与中国电子科技集团第二十一研究所签订了合作备忘录及产、学、研方面的合作意向,同时开展大量技术工作,为设计中心日常设计开发工作提供了坚实的技术后盾。
  仅2016年,该公司共计完成了94项新产品的研发,其中在汽车悬挂系统、系能源汽车、民用液压系统以及高铁用电机等民品领域新产品60项;航空发动机起发电机、航空液压与燃油泵用电机、飞机与发动机控制电机以及导弹炮弹用控制电机、机载雷达和兵器车辆用力矩电机等领域开发新产品34项。
  久立特材:强强联合 勇立潮头
  在久立特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仓库内,几台半自动化包装机正忙碌而又有序地将已包装成型的不锈钢管材打包装车。“近年来,在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政策红利下,久立特材加强管理、降本增效,企业效益同比大幅度提升,订货量十分可观。”久立特材研究院副院长王宝顺说。
  我国作为不锈钢的生产和消费大国,不锈钢作为重要的基础材料,面临着同质化、能耗高等重大共性问题的挑战。推进不锈钢产业结构调整,实现产品的高效、长寿、节能,引领生产制造过程的绿色化和产品的绿色化,需大量质量稳定、性能优良的高强高耐蚀不锈钢。“目前我国的高端不锈钢比例不足6%,其质量性能稳定性、品种系列化、关键技术、成本、寿命及应用领域等多个方面与国外差距明显。”王宝顺告诉笔者。
  为了实现高性能不锈钢产品开发及应用示范,在去年政产学研大会上,久立特材与合山西太钢、钢研总院、北京科技大学、宝钢特钢等5家单位签订了合作协议,开展“高强高耐蚀不锈钢及应用”攻关项目。据悉,该项目被纳入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重点基础材料技术提升与产业化重点专项实施方案。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是面向事关国计民生需要长期演进的重大社会公益性研究。“高强高耐蚀不锈钢及应用”是高品质特殊钢的研究内容之一。该项目以品种为主线,重点选取环保、危险品运输、油气开采等领域用不锈钢材料为研究对象,开展材料基础研究、应用研究等,实现高强高耐蚀不锈钢工业化全流程规模稳定生产及广泛应用。“目前,我们正在开展热加工制备工艺研究及焊接技术应用研究,优化2205表面控制工艺,最终目标是研制出满足项目性能要求以及危险品运输、处理等特殊行业用高品质双相不锈钢板材和管材,并实现全流程稳定生产,替代进口。该产品相比普通管道,产品使用寿命将要提高50%以上。”王宝顺介绍。
  可以说这个项目的上马,不论是对于久立特材还是对于我国特殊不锈钢品种在技术提升、质量管控、产品应用及整个不锈钢行业的转型升级均具有重要意义。正是在这样的敢于攻关,敢于自主创新的勇气下,久立特材开拓出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创新是辽阔大海上的一叶方舟,崭新的风帆扬起一片新的希望;创新是绿茵草地里的一朵鲜花,嫣红的花蕾绽放一抹新的色彩;创新是苍苍蓝天中的一轮红日,灿烂的光辉闪耀一道新的永恒。如何打通束缚创新的堵点?近年来,湖州把政产学研合作大会作为深化科技体制改革、促进科技与经济结合的举措之一,逐渐形成了政产学研合作的“湖州样本”。湖州产学研合作的品牌效益逐步显现,有效推进了科技成果在湖州的转移转化。
  如果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的产学研合作“德清模式”,我市的政产学研合作已悄然走过了30多个年头,而湖州中科院政产学研合作大会也已连续举办了7届。在此期间,政产学研合作由单向需求到双向交流、由政府主推到市场化运作、由单一合作渠道到多领域发展,成为了有效推动我市科技成果转化的新引擎。
  高等学校、科研机构的科技成果如何汇入湖州经济发展的“蓝海”?成功签约的科技成果产业化情况如何?本刊通过追踪湖州政产学研合作项目的实施轨迹,多角度展现我市企业在探索科技与经济结合时所作的尝试和努力。
  富升炭业:首次参与 一拍即合
  随着时光流转,让我们回到2016年的7月26日,湖州市第七届政产学研合作大会暨首届军民融合促进大会在太湖南岸盛大召开,为企业与科研团队搭建对接平台。项目路演、交流对接、成功签约……整个会场都洋溢着热情而欢快的气氛。
  在这中间,湖州富升炭业有限公司作为首次参与的企业,显得格外显眼。富升炭业是一个专业从事生物质成型制炭、生物质气化锅炉、垃圾气化燃料工艺技术开发的企业。由于传统的机制炭行业生产呈现杂、乱、脏、小且高污染的特点,烘干制棒技术不过关,无法实现正常连续产业化生产。土窑烧炭工艺落后、棒密度不够,炭化过程中膨胀松散、产量低、出不了好产品,卖不了好价钱。让富升炭业在发展过程中遭遇“滑铁卢”。如何让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没有研发,没有创新,企业就不会进步。”公司创始人李观德朴实的话语流露出富升炭业锐意改革的企业品性。但单靠自己的老技术工人改进传统工艺难以解决众多技术难点,产学研合作大会为企业带来了契机。在这个平台上,富升炭业与湖州环清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一见钟情。环清环保是专业从事生物质成型燃料、生物质气化炉、垃圾气化燃料工艺技术研发的企业,了解到了企业的需求,双方顺利达成了合作意向,农业废弃物资源化处理项目就此诞生。
  项目总投入280万元,通过农业废弃物、林业废弃物和生活垃圾——“三废资源”的循环利用和其技术的开发研究,使得机制炭生产更加绿色环保,有利于全面推动园区循环化改造。
  通过实施该项目,富升炭业研发出了的炭隧道窑,这是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碳化窑,实现了制炭技术用程序语言写入PLC编码控制器,控制隧道窑自动操作,全过程完全采用人工智能化控制,比传统烧炭模式节省人工98%以上。机制炭隧道窑是一条长的直线形隧道,其两侧及顶部有固定的墙壁及拱顶,底部铺设的轨道上运行着窑车。控制器会将窑车推送到不同温度的窑道并隔断密封再进行碳化、热解,每段窑在不同时段温度都不同,封闭环境中的温度调节全程由控制器按设定的程序自动完成。原料粉碎后历经蒸馏、烘干、制棒、炭化、净化分离等流程,可产出香脑油、成品机制炭、木焦油等多重产品,实现燃气发电、民生用电等多用途功能。以香脑油为例,通过富升炭业研发的香脑油提取设备,每生产一吨炭可以提取36公斤的香脑油,利润十分可观。李观德形象地用“火车车头造得好,才能连接起各节车厢”来形容炭隧道窑与各种产品与之间的关系。
  传统烧炭与技师水平紧密关联,师傅经验技巧深浅不一,导致产品成功率不可控制,炭质量参差不齐。但炭隧道窑每段的温度从低到高,窑车停留的时间长短都是量化可控,所以炭得率比古老制炭技术提高10%以上。
  目前,这条流水线上的产品80%均用来出口,积极抢占国际市场。”李观德介绍。彻底致力于生物质能的开发及“三废”资源的循环利用,过去那个依靠传统人工经验制炭的“卖炭翁”正逐步依靠科技创新的力量,实现着企业的愿景,护卫着湖州的绿水青山。
  太平微特:多次合作 推心置腹
  科技成果的转化不能只凭科技成果的出让方与合作方在政产学研合作大会现场的一面之缘,企业在合作前要充分把握技术需求,签约后双方更需要深度合作。
  湖州太平微特电机有限公司是一家国家高新技术及拥有自营进出口资质的军民融合企业,主要致力于工业自动化领域及航空航天高端微特电机的研发、生产和服务,产品广泛应用于电梯门机、轨道交通、医疗卫生、三坐标测量仪及导弹控制、发动机控制等军民品领域。
  目前以“微、特、专、新”为特色,具有自行设计、自主研发等能力的太平微特,早前只是一家依靠为大企业加工生产电机而存在的企业。企业缘何能改头换面?创新是出路,合作是关键。
  在太平微特,电梯门机专用电动机是企业的“当家花旦”,其产量在全球市场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回忆起上世纪90年代末的研发过程,企业办公室主任徐富忠告诉笔者:“当时涉足这个领域的时候,国内同样的生产企业几乎没有,主要来源是从国外进口。”国内市场的空白就是商机。公司立刻联系国内相关院校的专家进行攻关,并获得了成功。
  尝到产学研合作的甜头后,公司以高新技术企业研发中心为平台,以设计中心为企业先锋,创新“产、学、研”合作模式,与浙江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东南大学、上海大学、西安交通大学等知名高校进行“产、学、研”合作,创建博士生实践基地,还引进了沈阳理工大学、北京中关村等地的行业领军人、高技术人才来合作。通过南太湖精英计划等人才引进项目,引进国际人才,长期聘请多名国内外著名专家、教授、博士作为公司长期的技术顾问。同时,公司还先后与中国航天401所、南方航空工业公司、中航集团庆安电气公司、航天晟光集团、空军驻上海地区军事代表局、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上海大学等单位合作,并与中国电子科技集团第二十一研究所签订了合作备忘录及产、学、研方面的合作意向,同时开展大量技术工作,为设计中心日常设计开发工作提供了坚实的技术后盾。
  仅2016年,该公司共计完成了94项新产品的研发,其中在汽车悬挂系统、系能源汽车、民用液压系统以及高铁用电机等民品领域新产品60项;航空发动机起发电机、航空液压与燃油泵用电机、飞机与发动机控制电机以及导弹炮弹用控制电机、机载雷达和兵器车辆用力矩电机等领域开发新产品34项。
  久立特材:强强联合 勇立潮头
  在久立特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仓库内,几台半自动化包装机正忙碌而又有序地将已包装成型的不锈钢管材打包装车。“近年来,在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政策红利下,久立特材加强管理、降本增效,企业效益同比大幅度提升,订货量十分可观。”久立特材研究院副院长王宝顺说。
  我国作为不锈钢的生产和消费大国,不锈钢作为重要的基础材料,面临着同质化、能耗高等重大共性问题的挑战。推进不锈钢产业结构调整,实现产品的高效、长寿、节能,引领生产制造过程的绿色化和产品的绿色化,需大量质量稳定、性能优良的高强高耐蚀不锈钢。“目前我国的高端不锈钢比例不足6%,其质量性能稳定性、品种系列化、关键技术、成本、寿命及应用领域等多个方面与国外差距明显。”王宝顺告诉笔者。
  为了实现高性能不锈钢产品开发及应用示范,在去年政产学研大会上,久立特材与合山西太钢、钢研总院、北京科技大学、宝钢特钢等5家单位签订了合作协议,开展“高强高耐蚀不锈钢及应用”攻关项目。据悉,该项目被纳入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重点基础材料技术提升与产业化重点专项实施方案。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是面向事关国计民生需要长期演进的重大社会公益性研究。“高强高耐蚀不锈钢及应用”是高品质特殊钢的研究内容之一。该项目以品种为主线,重点选取环保、危险品运输、油气开采等领域用不锈钢材料为研究对象,开展材料基础研究、应用研究等,实现高强高耐蚀不锈钢工业化全流程规模稳定生产及广泛应用。“目前,我们正在开展热加工制备工艺研究及焊接技术应用研究,优化2205表面控制工艺,最终目标是研制出满足项目性能要求以及危险品运输、处理等特殊行业用高品质双相不锈钢板材和管材,并实现全流程稳定生产,替代进口。该产品相比普通管道,产品使用寿命将要提高50%以上。”王宝顺介绍。
  可以说这个项目的上马,不论是对于久立特材还是对于我国特殊不锈钢品种在技术提升、质量管控、产品应用及整个不锈钢行业的转型升级均具有重要意义。正是在这样的敢于攻关,敢于自主创新的勇气下,久立特材开拓出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最新更新
科技微博   科技微信